美在全球追杀他,走投无路来到俄罗斯,美国特工差点成为俄国特工

国际新闻 浏览(1356)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在其所撰写的书《永久记录:我的故事》中写道,俄罗斯情报机构曾在2013年试图招募他。斯诺登的律师阿纳托利·库切连那表示,他从斯诺登那里得知有人试图招募他的情况。2013年,斯诺登披露了美国情报机构监视公民的方法,并表示美国在窃听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电话。俄罗斯向他提供了临时庇护,后来延长到2020年。斯诺登本人表示,2013年6月,他在谢列梅捷沃机场与招募人员进行了接触,当时他带着他的女朋友(维基解密工作人员)来到这里。

  

  在检查护照的过程中,他被告知文件有问题,之后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有“六个穿灰色衣服的男人”坐在那里。其中一人邀请斯诺登坐下并建议他为俄罗斯情报部门工作。斯诺登称,“我知道,我不能让他把话说完。如果你没有立即打断外国情报机构工作人员的话,那么,即使你最后拒绝了他的提议,这在某些情况下也不起作用。因为他们只需要公开证明你犹豫不决的记录,就可以破坏你的声誉。”在那之后,这名男子询问斯诺登他的行程安排,得知他打算通过古巴和委内瑞拉飞往厄瓜多尔,然后,这名男子告知斯诺登,他的护照被取消了。

  

  斯诺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离开机场,他向27个国家寻求庇护,最终俄罗斯向他提供了临时庇护。斯诺登的律师表示,“当我第一次见到斯诺登时,他告诉我,在他飞到谢列梅捷沃时,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官员走近他并试图招募他。他说他不会与FSB或其他外国情报部门合作。在这之后,俄罗斯开始了与审议给予他临时庇护的文件有关的程序。这个时间非常长,超过了三个星期。”

  

  在《永久记录:我的故事》这本书中,斯诺登还讲述了他如何在莫斯科生活,并且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的。他表示,虽然没有在公共场合认出他的担心,但是当他乘坐出租车时,他从未给出确切的地址,并在距离所住地方几个街区时就下车了。斯诺登在2013年6月23日抵达俄罗斯。两天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表示,俄罗斯情报机构从未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合作过。2014年,他在俄罗斯获得了三年的居留许可,后来又延长了三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在其所撰写的书《永久记录:我的故事》中写道,俄罗斯情报机构曾在2013年试图招募他。斯诺登的律师阿纳托利·库切连那表示,他从斯诺登那里得知有人试图招募他的情况。2013年,斯诺登披露了美国情报机构监视公民的方法,并表示美国在窃听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电话。俄罗斯向他提供了临时庇护,后来延长到2020年。斯诺登本人表示,2013年6月,他在谢列梅捷沃机场与招募人员进行了接触,当时他带着他的女朋友(维基解密工作人员)来到这里。

  

  在检查护照的过程中,他被告知文件有问题,之后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有“六个穿灰色衣服的男人”坐在那里。其中一人邀请斯诺登坐下并建议他为俄罗斯情报部门工作。斯诺登称,“我知道,我不能让他把话说完。如果你没有立即打断外国情报机构工作人员的话,那么,即使你最后拒绝了他的提议,这在某些情况下也不起作用。因为他们只需要公开证明你犹豫不决的记录,就可以破坏你的声誉。”在那之后,这名男子询问斯诺登他的行程安排,得知他打算通过古巴和委内瑞拉飞往厄瓜多尔,然后,这名男子告知斯诺登,他的护照被取消了。

  

  斯诺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离开机场,他向27个国家寻求庇护,最终俄罗斯向他提供了临时庇护。斯诺登的律师表示,“当我第一次见到斯诺登时,他告诉我,在他飞到谢列梅捷沃时,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官员走近他并试图招募他。他说他不会与FSB或其他外国情报部门合作。在这之后,俄罗斯开始了与审议给予他临时庇护的文件有关的程序。这个时间非常长,超过了三个星期。”

  

  在《永久记录:我的故事》这本书中,斯诺登还讲述了他如何在莫斯科生活,并且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的。他表示,虽然没有在公共场合认出他的担心,但是当他乘坐出租车时,他从未给出确切的地址,并在距离所住地方几个街区时就下车了。斯诺登在2013年6月23日抵达俄罗斯。两天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表示,俄罗斯情报机构从未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合作过。2014年,他在俄罗斯获得了三年的居留许可,后来又延长了三年。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在其所撰写的书《永久记录:我的故事》中写道,俄罗斯情报机构曾在2013年试图招募他。斯诺登的律师阿纳托利·库切连那表示,他从斯诺登那里得知有人试图招募他的情况。2013年,斯诺登披露了美国情报机构监视公民的方法,并表示美国在窃听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电话。俄罗斯向他提供了临时庇护,后来延长到2020年。斯诺登本人表示,2013年6月,他在谢列梅捷沃机场与招募人员进行了接触,当时他带着他的女朋友(维基解密工作人员)来到这里。

  

  在检查护照的过程中,他被告知文件有问题,之后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有“六个穿灰色衣服的男人”坐在那里。其中一人邀请斯诺登坐下并建议他为俄罗斯情报部门工作。斯诺登称,“我知道,我不能让他把话说完。如果你没有立即打断外国情报机构工作人员的话,那么,即使你最后拒绝了他的提议,这在某些情况下也不起作用。因为他们只需要公开证明你犹豫不决的记录,就可以破坏你的声誉。”在那之后,这名男子询问斯诺登他的行程安排,得知他打算通过古巴和委内瑞拉飞往厄瓜多尔,然后,这名男子告知斯诺登,他的护照被取消了。

  

  斯诺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离开机场,他向27个国家寻求庇护,最终俄罗斯向他提供了临时庇护。斯诺登的律师表示,“当我第一次见到斯诺登时,他告诉我,在他飞到谢列梅捷沃时,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官员走近他并试图招募他。他说他不会与FSB或其他外国情报部门合作。在这之后,俄罗斯开始了与审议给予他临时庇护的文件有关的程序。这个时间非常长,超过了三个星期。”

  

  在《永久记录:我的故事》这本书中,斯诺登还讲述了他如何在莫斯科生活,并且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的。他表示,虽然没有在公共场合认出他的担心,但是当他乘坐出租车时,他从未给出确切的地址,并在距离所住地方几个街区时就下车了。斯诺登在2013年6月23日抵达俄罗斯。两天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表示,俄罗斯情报机构从未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合作过。2014年,他在俄罗斯获得了三年的居留许可,后来又延长了三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在其所撰写的书《永久记录:我的故事》中写道,俄罗斯情报机构曾在2013年试图招募他。斯诺登的律师阿纳托利·库切连那表示,他从斯诺登那里得知有人试图招募他的情况。2013年,斯诺登披露了美国情报机构监视公民的方法,并表示美国在窃听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电话。俄罗斯向他提供了临时庇护,后来延长到2020年。斯诺登本人表示,2013年6月,他在谢列梅捷沃机场与招募人员进行了接触,当时他带着他的女朋友(维基解密工作人员)来到这里。

  

  在检查护照的过程中,他被告知文件有问题,之后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有“六个穿灰色衣服的男人”坐在那里。其中一人邀请斯诺登坐下并建议他为俄罗斯情报部门工作。斯诺登称,“我知道,我不能让他把话说完。如果你没有立即打断外国情报机构工作人员的话,那么,即使你最后拒绝了他的提议,这在某些情况下也不起作用。因为他们只需要公开证明你犹豫不决的记录,就可以破坏你的声誉。”在那之后,这名男子询问斯诺登他的行程安排,得知他打算通过古巴和委内瑞拉飞往厄瓜多尔,然后,这名男子告知斯诺登,他的护照被取消了。

  

  斯诺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离开机场,他向27个国家寻求庇护,最终俄罗斯向他提供了临时庇护。斯诺登的律师表示,“当我第一次见到斯诺登时,他告诉我,在他飞到谢列梅捷沃时,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官员走近他并试图招募他。他说他不会与FSB或其他外国情报部门合作。在这之后,俄罗斯开始了与审议给予他临时庇护的文件有关的程序。这个时间非常长,超过了三个星期。”

  

  在《永久记录:我的故事》这本书中,斯诺登还讲述了他如何在莫斯科生活,并且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的。他表示,虽然没有在公共场合认出他的担心,但是当他乘坐出租车时,他从未给出确切的地址,并在距离所住地方几个街区时就下车了。斯诺登在2013年6月23日抵达俄罗斯。两天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表示,俄罗斯情报机构从未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合作过。2014年,他在俄罗斯获得了三年的居留许可,后来又延长了三年。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在其所撰写的书《永久记录:我的故事》中写道,俄罗斯情报机构曾在2013年试图招募他。斯诺登的律师阿纳托利·库切连那表示,他从斯诺登那里得知有人试图招募他的情况。2013年,斯诺登披露了美国情报机构监视公民的方法,并表示美国在窃听世界各国领导人的电话。俄罗斯向他提供了临时庇护,后来延长到2020年。斯诺登本人表示,2013年6月,他在谢列梅捷沃机场与招募人员进行了接触,当时他带着他的女朋友(维基解密工作人员)来到这里。

  

  在检查护照的过程中,他被告知文件有问题,之后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有“六个穿灰色衣服的男人”坐在那里。其中一人邀请斯诺登坐下并建议他为俄罗斯情报部门工作。斯诺登称,“我知道,我不能让他把话说完。如果你没有立即打断外国情报机构工作人员的话,那么,即使你最后拒绝了他的提议,这在某些情况下也不起作用。因为他们只需要公开证明你犹豫不决的记录,就可以破坏你的声誉。”在那之后,这名男子询问斯诺登他的行程安排,得知他打算通过古巴和委内瑞拉飞往厄瓜多尔,然后,这名男子告知斯诺登,他的护照被取消了。

  

  斯诺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离开机场,他向27个国家寻求庇护,最终俄罗斯向他提供了临时庇护。斯诺登的律师表示,“当我第一次见到斯诺登时,他告诉我,在他飞到谢列梅捷沃时,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官员走近他并试图招募他。他说他不会与FSB或其他外国情报部门合作。在这之后,俄罗斯开始了与审议给予他临时庇护的文件有关的程序。这个时间非常长,超过了三个星期。”

  

  在《永久记录:我的故事》这本书中,斯诺登还讲述了他如何在莫斯科生活,并且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的。他表示,虽然没有在公共场合认出他的担心,但是当他乘坐出租车时,他从未给出确切的地址,并在距离所住地方几个街区时就下车了。斯诺登在2013年6月23日抵达俄罗斯。两天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表示,俄罗斯情报机构从未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合作过。2014年,他在俄罗斯获得了三年的居留许可,后来又延长了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