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注骑兵写青春——尼都塔生及其家族永跟党走故事之三

国内新闻 浏览(769)

爱骑兵写青年

Nidu Tasheng和他的家人将永远关注党的故事

顾玲,甘作玉,魏宁邦

最近几天,西海岸陆军的玉树独立骑兵协调员Nidu Tasheng在微信平台上非常受欢迎。看到他黝黑的肤色,网友们嘲笑他“不像26岁的小鲜肉”。

“骑兵是一个古老的单位。在现代战争中,骑兵有什么用途吗?”许多网友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我们甚至位于青藏高原的腹地。它基本上位于高山和高海拔地区。山脉起伏不定,骑兵可以依靠自己的优势完成一些特殊任务。”尼杜塔胜说。

2015年,Nidu Tasheng毕业于前昆明军校,成为一名骑兵。虽然他在巴塘草原长大,但他已经在国外留学7年了,而“正义战斗”对于Nidu Tasheng来说仍然是一个挑战。

在培训的第一天,公司给他分配了一匹叫“早红”的马。

“这匹马是整个公司中最强大的马。甚至许多优秀的骑手都受到了影响。”当他第一次得到这匹马时,Nidu Tasheng起身去了马后,想尽快驯服它。 “我没想到'枣红'在疯狂面前跳了起来。在不到10秒的时间里,我就被抛到了地上。” Nidutasheng说。

之后的训练仍然很困难。 Niduta不记得他多少次从马背上摔倒了,他不记得他多次重复“骑马”,每天骑8小时,得分数千次,强紫外线和草原高原。不守规矩的风把他变成了一个黑色的脸和强烈的个性的硬汉。

居民公司平均海拔4000米,氧气含量仅为大陆的60%,一年中只有三个月不降雪。有些士兵第一次到军营报到,看到巴巴喊道:想成为这里的特种部队士兵和坦克以及他们将如何应对马匹?

Niduta不这么认为。他说:“骑兵不是那么简单。马躺着,双刀刺伤,射击.没有什么可以轻松完成。我们肩负着沉重的责任。我们经常说骑兵公司是在骑兵的骨头里,如果士兵不苦,他们能做到吗?“

他是一名骑兵。一年四季都和军马一起生活,身体和宿舍总是有不同的品味。 “这是我们骑兵的味道和士兵的味道,”他说。

他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官。结果发现许多新兵都担心“右马”。他与新兵一起训练,在马背上刺伤和射击,双手脱臼,训练了一天,屁股痔疮,甚至脱掉衣服和洗澡。在学习训练和休息的同时,他和新兵在大腿之间练习了一个凳子,他们的腿常常从床上肿起来。三个月后,新兵基本掌握了骑兵的基本专业训练内容。

“只有善良成为一种习惯,你真的很棒。” Nidutasheng所在的军队是中央军委授予的“高原民族团结模范”。他认为,如果一家公司想要出色,那么荣誉感是最重要的:“荣誉是一种凝聚力,是一个单位战斗力的重要考虑因素。”

他也是“红色基因”的继承者。共产党员尼杜塔斯坚持祖先的遗产,发挥了对中国人和西藏人的了解,成为藏族地区的“马背推动者”。

他为自己的家人感到骄傲。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家庭,因为我是其中之一,我觉得我很自豪。”

他也为这一荣誉而努力:“这种荣誉在我心中沉重。我不能诋毁家庭,不能满足每个人的期望。”

“每个人都想追求他们想要的生活。对我来说,我想要的生活就是军营的火热生活,”Nidu Tasheng说。

(新华社西宁7月26日电)

http://www.whgcjx.com/bdsO/pD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