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交4800元欲顺利通过驾考 沪多名驾校教练收钱作弊被判刑

国内新闻 浏览(1183)

东方网记者刘力和记者余汝玉9月9日报道:只要支付4800元,“文盲”也可以通过驾校理论考试。最近,在上海青浦的一名驾驶学校教练,为了寻求非法福利,毫不犹豫地违法,并试图利用作弊工具帮助文盲学生通过。出乎意料的是,测试当天没有进行测试,许多学生和教练当场被警方抓获。

图层级介绍图层级加代码

“老曹,我这里有一个不识字的学生。他想花钱买'买。'你有解决方案吗?” “没问题,它在我身上。” 2019年1月,驾驶学校教练曹某接到我的同事林某的电话。

至于曹某的自信,它起源于他前几天在驾驶学校附近看到的一则小广告,上面写道:“理论测试包已经过去了,钱已经再次支付了。”所以他在小广告中拨通了电话。电话另一端的男子称自己为王,并为一个人提供了3500元的价格。曹增加了1000元的费用,并以4500元的价格向林某报价。林某随后指控他的“文盲”实习生岳某4800元为“四包多付科目”。

同时也是司机教练的杨某在“搭便车”中带走了自己的“文盲”实习生。

提供作弊工具的王某建议,两名学员在进入考场前应接受培训。因此,曹某和王某同意在考试当天早上7点在驾驶学校停车场与两名学员见面。

黑色毛衣隐藏秘密

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曹遇到了一个开车开车的40岁男子。两个人偷偷溜出几个字,然后直奔主题。我看到王从车里拿出了作弊工具。两个带针孔相机的黑色毛衣。这件毛衣看起来很普通,但内部有很多:相机,耳机和信号装置通过几根电线连接到毛衣内部。

作弊工具简介,王开始为学生“训练”。他告诉学生,开始考试后,学生需要带上第一部耳机,通过固定在学生胸前的针孔摄像头看问题,然后通过耳机告诉学生正确的答案。这样,即使是不懂一个大字的文盲也能顺利通过考试。

“老师在去世前并没有死。”王认为可以穿越大海的作弊装置甚至不能“欺骗”检查室入口处的安全装置。当天上午9点,当两名学生通过考场入口处的安全值机时,突然响起警报,两名惊慌失措的学生立即放弃了王先生。我在考场外面等着。事发后,驾驶学校教练曹,林和杨也去了案件。

在听证会上,检察官质疑两名“识字”学生如何通过驾驶考试。根据杨的忏悔,当时在该科目的考场外有几个“黄牛”。包括1500元的学费,他和其中一人当场达成了协议。根据Lin的承认,在2018年上半年,他在驾驶学校一侧,一家名为“驾驶考试理论培训”的小店,向所有者报告了学生的手机号码和身份证号码,然后付款1800元。 “学费”可以包含在理论考试中。后来,由于驾驶学校基地的拆迁,林某和老板失去了联系,而这才找到曹。

虽然此节与科目一考试相关的犯罪事实有被告人的亲口供述,但因时间久远,证据不可查证,秉持程序正义,检察机关在起诉阶段作不认定处理。

国家考试 作弊入刑

“国家考试”一般是指由国家机关设立的、由国家法定机关组织实施的,为达到特定国家目的而进行的考试,比如中高考等教育考试,教师资格、法律职业资格等职业资格考试,英语四、六级等水平考试,以及公务员考试等。而驾驶员考试由公安机关组织实施,属于“国家考试”的范围。

承办检察官介绍,凡是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只要存在组织考试作弊的客观行为,无论是否在组织作弊的过程中获利,都将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本案中,虽是学员主动提出要在考试中作弊,但教练只要参与了作弊过程,都将追究其刑事责任。

2019年8月,青浦区检察院对王某等4名被告人提起公诉,指控其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之规定,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被告人王某、杨某、曹某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8月29日,法院作出依法判决,王某被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杨某、曹某和林某被判处拘役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其中,林某因犯前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而数罪并罚,最终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一千元。

此外,本案中的两名作弊学生,虽然构不成刑事犯罪,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令第123号》第七十八条规定:申请人在考试过程中有贿赂、舞弊行为的,取消考试资格,已经通过考试的其他科目成绩无效;申请人在一年内不得再次申领机动车驾驶证。

检察官提醒,驾考作弊不仅破坏了考试应有的公平性和严肃性,更严重的在于其制造了“马路杀手”,危害公共安全。无论是学员还是教练,都应本着实事求是和对他人生命安全负责的态度对待驾驶考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