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农商行冲IPO:制造业贷款不良15% 经营现金流降

热点专题 浏览(1639)

?

另一家农行正准备对A股发起冲击。9月5日,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更新了IPO招股说明书,并计划登陆深交所。

截至2019年6月30日,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总资产592.43亿元,在中国银行业排名接近200位,在所有农村商业银行中排名50位,仅次于安徽合肥科技。农村商业银行。

经营性现金流连续4次下降,2019年上半年出现负值,制造业不良贷款集中率大幅上升。没有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成为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IPO的障碍。

此外,为扩大规模,公司在全国共持有新华村镇银行21家。这些银行仅在本报告所述期间收到19项行政处罚,所有罚款均为数百万美元。这种突破地域限制的野蛮增长还能继续吗?

上半年经营现金流为负

作为中国第一家地级市农民银行,原马鞍山农村合作银行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由马鞍山于2005年12月成立。农村信用社。整个社会发生了变化,于2009年7月成为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

截至2019年6月30日,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总资产592.43亿元,净贷款和预付款328.52亿元,存款394.48亿元,净资产49.27亿元。

同期,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9.47%,16.66%和16.66%,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04%和190.72%。

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2.89亿元,11.94亿元,13.99亿元,7.1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3.6亿元和381元万元。4.02亿元,2.7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一直在下降,甚至在2019年上半年跌至负值。

公司2018年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年营业现金流量为45.17亿元;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分别为38.83亿元,25.19亿元,11.36亿元,-8.63亿元。

控制21个国家村镇银行

作为地级市农民银行,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选择从马鞍山和安徽扩展。

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银行拥有一个总行,一个分行和58个分行(包括分行)。

其中,一个分支机构位于安徽省合肥市; 58家分公司中的大多数位于马鞍山市,另外9家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市以外,淮北市遂溪县和宣城市广德县。苏州市临沂县,蚌埠市怀远县,沧州市凤阳县,黄山市淇县,合肥市长丰县,合肥市肥西县滨湖上派区。

此外,该公司拥有51家自助银行,60家自助银行和163家自助设备。它提供诸如发卡,自助签名,帐户查询和付款等服务。

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还通过其新华村银行扩大了其国民业务。截止目前,公司已在兰州兰兰县,广州市番yu区,天津静海县,北京市平谷区等地拥有21家新华村镇银行。

受地域限制的农业企业将通过在合资企业中建立下级村镇银行来扩大实力,这在该行业中更为普遍。例如,常熟银行(601128.SH)的子公司幸福村银行覆盖了江苏,湖北,河南和云南省的37个县,拥有76个网点,而青农商业银行下属的蓝海村镇银行( 002958.SZ)。西安银行,无锡银行(600908.SH)等

截至目前,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还持有安徽屯门农村商业银行12.85%的股份。该公司发现该公司是该银行的最大股东。

制造不良率为15.56%

报告期各期末,马鞍山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75%、2.32%、2.00%、2.04%,下降趋势明显 但该不良率在行业中仍然处于高位。

截至2019年6月底,7家上市农商行的的不良率分别为:常熟银行0.96%,江阴银行(002807.SZ)1.91%,青农商行1.46%,苏农银行(603323.SH)1.26%,无锡银行1.11%,张家港行(002839.SZ)1.43%,紫金银行(601860.SH)1.66%。

就算与安徽省内同行相比,马鞍山农商银行的不良率同样远高于亳州药都农商行,后者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的不良率为1.36%。

公司贷款分为质押贷款、保证贷款、抵押贷款、信用贷款四大类。其中,不良贷款主要为保证贷款。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保证贷款的不良率为3.69%。

究其原因,不外乎以下两点:一方面,保证贷款的客户主要为中小企业,对经济下行的抵抗力较弱;另一方面,保证贷款的处置难度大、化解周期长。

就行业而言,马鞍山农商银行贷款最集中的三个行业分别为制造业、建筑业、交通运输。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在制造业投放的贷款占公司贷款总额的26.27%。

然而,正是制造业不良贷款率的飙升,为公司的发展埋下了隐患。报告期,公司制造业不良贷款余额翻倍增长,已经占到公司不良贷款的近9成,制造业不良率也飙升至15.56%。

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

马鞍山农商银行的股权结构极度分散,处于无实际控制人、无控股股东状态,前三大股东仅持有公司发行前25.13%的股份。

盛世达投资有限公司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10%。该公司穿透后,实际控制人为自然人盛毓南。值得一提的是,盛世达法人王征,曾为北京银行(601169.SH)最大的个人股东。

马鞍山国资控制的江东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公司10%股权,为并列第一大股东。

公司前十大股东中,安徽国资控制的安联高速、安振投资、皖能股份分别持有公司5.13%、5%、3.08%的股份,马鞍山国资控制的江东控股、兴马建设、马经开建投分别持有公司10%、3.14%、2.05%的股份。不过,上述股东并未结成一致行动人关系。

因安徽、马鞍山国资所涉企业众多,故公司与关联方之间的关联交易众多,其中以票据贴现业务占比最高。

IPO前减员降薪?

虽然马鞍山农商银行的业务一直处于稳定增长趋势,但是,公司的员工数量却呈现下降趋势。报告期内,公司员工数量分别为1183人、1271人、1253人、1248人。

谁说银行一定是铁饭碗了?

另外,公司员工的薪酬,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2016年,公司1183人,平均年薪18.2万元;到了2018年,平均年薪降为17.5万元,2019年上半年为9.1万元。

其中,管理人员薪酬下降较为明显。高级管理人员2017年的平均年薪为76.4万元,2018年降至69.6万元,2019年上半年为32.6万元;中层管理人员2016年的平均年薪为39.4万元,2018年降至34.6万元,2019年上半年为18.7万元;一般管理人员的平均年薪从2016年的32万元一路下滑至2018年的20.2万元,2019年上半年为10.4万元。

近几年,银行业的日子没有以前那么好过,各级银行纷纷推出降本增效的改革措施,但如此大规模地减员降薪,还是较为少见。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起码7家上市农商行并未明显出现减员降薪现象。

控股村镇银行成监管重灾区

报告期内,马鞍山农商银行因虚报瞒报金融统计资料、存在不合规业务等原因3次被上级监管部门处以行政处罚。

旗下新华村镇银行分布广、监管弱,成为各地各级监管部门行政处罚的“重灾区”。

报告期内,新华村镇银行被上级监管部门处于行政处罚19次,所涉问题包括反洗钱工作存在问题、任命未经资格审查的高管、不良贷款转让业务违规等。

除此之外,马鞍山农商银行合规性方面最大的问题在于,因承兑汇票贴现业务,涉入包商银行事件。

公司企业客户办理承兑银行为包商银行的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业务35笔,涉及贴现企业21家;其中,28笔由马鞍山农商银行进行贴现,7笔由下属新华村镇银行进行贴现。

截至2019年8月28日,前述票据贴现业务中到期票据8笔,合计金额3935.50万元,已兑付3835.50万元,兑付比例为97.46%。

包商银行已被接管,前期未兑付的、以及后期的27笔票据,能否顺利兑付?

(责任编辑:王晨曦)